当前位置: 花草 > 草本植物 >
风滚草

由ahuacao分享到 发布于2020-12-15 来源于草本植物

风滚草
风滚草
学名:tumbleweed
别名:俄罗斯刺沙蓬、俄罗斯刺蓟
属:猪毛菜属
科:藜科

风滚草(学名:Salsola tragus L. ;英文名:Tumbleweed):又叫俄罗斯刺沙蓬。 一年生草本,高10-100厘米,半灌木或灌木。有糙硬毛和乳头状小突起。茎直立,很少上升,从近基部分枝,分枝弧形,近地部分偶尔匍匐。叶互生,无柄,叶片丝状或狭线形,宽小于1毫米,非肉质,基部不肿,花序通常为穗状,有时为圆锥状;1花。果实为胞果,球形,果皮膜质或多汁呈肉质;种子横生,斜生或直立。
大多数人称它为草原“流浪汉”。是戈壁的一种常见的植物,当干旱来临的时候,会从土里将根收起来,团成一团随风四处滚动。在戈壁的公路两旁,起风的时候经常可以看见它们在随风滚动。 那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无论什么都不会让它们枯死。总有一天它们会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环境然后发出新枝,冒出新芽,开出玫红色至淡紫色的花。
 
风滚草形态特征
俄罗斯刺沙蓬是一年生草本,高10-100厘米,半灌木或灌木。有糙硬毛和乳头状小突起。茎直立,很少上升,从近基部分枝,分枝弧形,近地部分偶尔匍匐。叶互生,无柄,叶片丝状或狭线形,宽小于1毫米,非肉质,基部不肿,顶点脊柱小于1.5毫米。圆柱形,半圆柱形,稀为条形,顶端钝圆或有刺状尖,基部通常扩展,有时下延。
花序通常为穗状,有时为圆锥状;1花,很少有2-3花横向生,花两性,辐射对称,单生或簇生于苞腋;苞片交替成熟时,不覆瓦状,反折;小苞片2;花被圆锥形,5深裂,花被片突出,卵状披针形或矩圆形,内凹,膜质,以后变硬,无毛或生柔毛,果时自背面中部横生伸展的,膜质的翅状附属物,有时翅不发育或为鸡冠状、瘤状的突起;花被片在翅以上部分,内折,包覆果实,通常顶部聚集成圆锥体;雄蕊通常5;花丝扁平,钻状或狭条形;花药矩圆形,顶端有附属物,附属物顶端急尖或钝圆,形状各式各样或极小;子房宽卵形或球形,顶基扁;花柱长或极短;柱头2,钻形或丝形,直立或外弯,内面有小乳头状突起。花被约直径4-10毫米。 2N = 36。
果实为胞果,球形,果皮膜质或多汁呈肉质;种子横生,斜生或直立;胚螺旋状,无胚乳。
 
风滚草产地生境
生于河谷砂地、沙漠、砾质戈壁、路旁,耕地、沿海和河岸的沙滩。分布于欧亚大陆、入侵中美洲、南美洲、非洲、澳大利亚。垂直生长高度为海拔0-2500米。
在北美洲被认定是有害入侵物种,分布于加拿大的阿尔塔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美国的阿拉巴马州、亚利桑那州、阿肯色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特区、佐治亚州、爱达荷州、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爱荷华州、肯塔基州、缅因州、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北卡罗来纳州、俄亥俄州、俄克拉何马州、俄勒冈、宾夕法尼亚州、罗得岛田纳西州、德克萨斯州、犹他州、佛蒙特州、弗吉尼亚州、华盛顿州、西弗吉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怀俄明州;以及墨西哥全境。
 
风滚草生长习性
风滚草是最有效的种子传播工具。风滚草的圆球形状让其可以在所有地上滚动和弹跳,每次弹跳和滚动都能在沿途留下种子。
但是风滚草也有弱点:风往哪吹,它们就往哪跑。有些害虫会搭便车,和风滚草一起来到新的地方危害当地。
除非被栅栏、水沟、玉米地、建筑、干燥的灌溉水渠、或者被防风林遮挡,风滚草会被风吹着一路滚下去。最后会形成汽车大小的干球!因为在滚动之前,风滚草已经被太阳晒干,再加上这东西多刺又占地方,用卡车和拖车拖走效率都很低。
 
风滚草入侵物种
风滚草可能是在在1870年或1874年从俄罗斯进口亚麻籽时被引入到美国南达科他州。这种有害杂草几乎占据了北美的所有地区。然而,在美国的东南部相当罕见。
黄沙漫漫、大风吹过,美国西部如果有什么东西最让人印象深刻,应该就是到处滚的风滚草了。风滚草、仙人掌、响尾蛇,这些都是西部荒原的标志性物象。不过,这些粗糙的多刺的东西被风吹着到处滚到处弹,就像杂草导弹一样烦人,所以美国农业部决定对这些风滚草实行“种族灭绝”。
在以前,人们对付风滚草一般用烧,但是大部分地区已经不再进行农业焚烧了。美国农业部找到了能够有效控制俄罗斯刺沙蓬(Russian thistle,也是最常见的一种风滚草)的生物杂草控制武器。美国农业部希望两类俄罗斯和匈牙利进口的风滚草品种中提取出能够感染风滚草的病毒。这些病毒在被隔离的情况下被送到位于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美国农业部实验室。
实验室的科学家在严格控制的温室环境下向64种不同植物感染其中的一种病毒,对另外89种不同植物感染另一种病毒,他们要确保该病毒只作用于俄罗斯蓟,不会危害其它植物。和风滚草基因越接近的植物越有可能被这两种进口病毒感染。
 
风滚草植物文化
精神喻义
有人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将风滚草的根部套上透明塑料管以防止风滚草脱落,出人意料的是,风滚草的根在被套上透明塑料管后,竟然开始伸长,一直长到风滚草可以脱落的高度。因为,风滚草的种子只有在滚动的时候,才能从“草球”中散落出来。
世间中有一种用风滚草方式生活的人,或是离家远行,或是在自己心中的世界流浪,寻找自己梦想的人,期望找到理想中的乐土,好把根深深扎下。流浪只是一种手段,为得是给自己找一个家。但是,一些人却发现理想中的乐土却是那么的遥远,模糊。而自己就象是一团风滚草,风起的时候,四处滚动。风平的时候,蜷缩在一角等待再次风起。这是一种可以让自己心酸的掉泪的生活:这么多年了,我期盼的乐土在何方?
流浪,一个听起来有点浪漫的词眼。年轻的时候,总想着能背起背囊行向远方。也许就在远处的某个地方就有自己的梦想。而那种漂泊的经历是将来年老后自己在客厅里叙说的最好话题。也就是这份经历才能让自己有资格抚摩华发时发出一些会心的微笑。
想了,也就这么做了。旅程开始了………………
生活总是有点残忍。旅程并不是一路坦然,累了,受伤了,胆怯了。一路上的风霜雪雨把开始时的那分豪情壮志浇的荡然无存。回家?一种很好的选择,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样做。于是继续。路还在自己脚下延伸,只是步履越来越艰难。心也越来越冷漠,沿途虽有良辰美景,却再也难以打动。只渴望着有一个地方可以让自己歇息一下。可冷眼望去,虽有桃园千处,可何处是归途?
不是找不到归途,而是放不下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理想,就是为她才奔波至今。不能放弃也不愿放弃。因为一旦放弃如何能给自己那些曾经的岁月经历一个交代,如何面对自己在冷月下落下的第一滴泪。时间愈长,这种信念愈加坚实。轻易不能更改。于是就在自己歇息的角落里小心的探出头去,遥看天际,等着再一次风起,做下一次漂流。
其实,也无须为风滚草担心,那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无论什么都不会让它们枯死。总有一天它们会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环境然后发出新枝,冒出新芽,开出淡淡的紫色的花。我见过的,虽然只有一次。
象征精神
坚持,努力超越束缚,时刻准备面对困难,勇于改变自己超越自己。
迷你小屋
美国格拉顿,一名叫杰·谢佛的男子建造了自己的小木屋,他不仅由此发现了更有质量的生活,更为自己迎来了一条新的生财之道。他成立了公司专门出售这种名叫“风滚草”的迷你房屋,该迷你房屋的宽度仅有2.5米,长3.5米。风滚草小木屋可以分类固定和拖车可移动两类,小木屋都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客厅、有卧室、有厨房、有厕所浴室等。
上一页:白芷
下一页:弹簧草